学习园地   |
学习文选(第10期)
2011/7/12 15:57:48

学习文选

 

10

(总第213期)

 

青岛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编           2011520

 


 

  常识缺乏造成恐惧

 避免不必要辐射,避免不必要恐慌

  核电站不可能发生原子弹式核爆炸

  如果危机就在眼前你能从容应对吗

  新知:核泄漏,如何有效防护

 

 

 

 

 

 

协和医学院专家谈“抢盐”事件:

常识缺乏造成恐惧

 

  日本核泄漏虽然并未真正威胁到中国,却已影响到很多中国人的生活。在“食用碘盐可防核辐射”说法的误导下,前段时间,一些城市出现了老百姓抢购碘盐的现象,有人甚至连泡菜和酱油都抢。对此,不少网友感叹“无‘盐’以对”。

  “这说明很多国人没有进行独立思考,健康素养急需提高。”近日,北京协和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院长、中华医学会健康管理学分会副主任委员黄建始教授,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如果广大民众能具备基本的健康素养,不仅可以避免“抢盐风波”的发生,还能从根本上缓解当前社会看病贵、看病难问题。

  记者:您怎么看前段时间出现的碘盐抢购事件?

  黄建始:我感觉很可笑。碘是可以防碘辐射,但不能防所有的辐射。而且,你通过吃盐获得的碘,不足以达到防碘辐射的效果。有专家说每天服用一片碘片(碘化钾片)可以防辐射,是因为每片碘片中含有100毫克的碘,而根据卫生部的规定,每公斤食用盐中的碘含量仅为20~30毫克。所以要起到作用,你每天要吃至少好几斤的盐。谁能每天吃这么多盐?吃多了对身体是有害无益的。中国已经有两亿人有高血压了,还吃那么多盐,可能更威胁健康。

  记者:面对未知,大概大家总想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吧。

  黄建始:2009年,一些国家出现猪流感,很多人一听到这个消息,赶紧开始戴口罩、喝板蓝根。我当时就说,猪流感还没传到中国呢,这个时候就喝板蓝根,之后猪流感来了,恐怕会更容易得病。一样的道理,你现在根本没碘辐射危险,就开始吃一大堆含碘食品,就算辐射威胁真的来了,也会更容易受伤害,因为你增加了很多人体不需要的东西,抵抗力下降了。

  未雨绸缪更应该体现在管理好自身健康上。有个好身体,是最重要的。中国有句至理名言:“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关键是自己。

  记者:这次国内从南到北都发生了抢盐事件,您觉得说明了什么?

  黄建始:这说明很多国人没有进行独立思考,健康素养急需提高。健康素养是指利用健康信息管理自身健康的能力,包括三方面要素:

  第一,要有理念和常识,比如防辐射要根据科学指南去防,而不是根据道听途说;第二,要有保护自己的基本技能,比如知道在辐射来临时该做什么、怎么做;第三,要了解最新进展,掌握和判断最新信息。这三方面素养都具备的话,你肯定不会去做抢碘盐这样的蠢事。

  记者:怎么才能提高民众的健康素养?

  黄建始:民众自己要主动学习一些理念、技能和知识,媒体也有进行健康教育的责任,政府更要利用各种资源,花大力气提高民众健康素养。健康素养的提高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几十年的努力。美国的小学甚至幼儿园都开展了健康素养教育,我国在这方面还有相当大的改善空间。

  不久前,有人在我的博客上留言,问细菌性感冒和病毒性感冒有什么区别。我就告诉他,世界上从来没有什么细菌性感冒。他很震惊,说,“既然没有细菌性感冒,那为什么很多人感冒要吃抗生素?”我说,如果只是感冒而没有并发症,吃抗生素是毫无意义的。

现在很多人一感冒就吃抗生素,实际上,抗生素对绝大多数病毒不起任何作用。抗生素只在人们得了细菌性感染时才能使用。感冒发展到一定程度,有的人抵抗力强,就自己好了,有的人抵抗力弱,继发了细菌感染,比如咽喉痛、喉咙化脓等,那时才可以根据医嘱用抗生素。

  记者:很多人担心,不吃药,万一耽误了病情怎么办?

  黄建始:就是因为很多人不懂,无知造成恐惧。一个医生朋友跟我说过一件事,7月的一个大暑天,一名年轻的妈妈抱着发高烧的孩子来医院。本来室外温度就有三十七八摄氏度,她还把孩子裹得里三层外三层。你知道这个医生是怎么处理的吗?她把包裹打开,让孩子在桌上躺了一会儿,烧就退了。

  在欧美国家,如果你只是普通发烧或感冒,去医院是没人理你的。即使你有家庭医生,他也可能跟你预约一周后见,但那个时候,你早就好了。你就是去挂急诊,医生检查后如果没有发现异常,就会告诉你“没事儿,回去吧”,也不会给你开药。

  如果广大民众具备健康素养,能管理好自身健康,就不仅可以避免“抢盐风波”的发生,还能从根本上缓解当前社会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

  记者:很多人觉得,解决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主要靠政府。

  黄建始:我觉得,光靠政府是不够的,解决这个问题要靠全社会。我算了笔账,美国政府每年在医疗上大概投入2万多亿美元。他们每6个人中,也还有1个人没有医疗保险,存在 “看病贵”的问题。中国人口是美国的4倍多,我们要达到每6人中只有1人看不起病的水平,大概需要9万多亿美元。但我国2010年的GDP是5万多亿美元。也就是说,按照现在的状况,中国什么事都不做,把钱全部用在医疗领域,也不能根本解决看病贵、看病难问题。

  所以,我们一天到晚关注怎么看病是不行的,我们还应该花点钱,教老百姓明白什么时候该去看病,什么时候不必去看。事实上,有70%的病人都不应该马上去医院看病。如果这70%的人真的做到没有马上去医院,医院还会像现在这么拥挤吗?这可以给国家和老百姓省下多少钱?

(据《新民晚报》)

 

 

上海辐射环境监督站专家做客新民科学咖啡馆提醒公众——

避免不必要辐射,避免不必要恐慌

马丹 董纯蕾

 

  日本地震海啸引起的福岛核泄漏事件,触动了人们的危机神经。上海辐射环境监督站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李传琛,昨晚做客第118期新民科学咖啡馆,用知识帮助公众排解谈“辐”色变的不必要恐慌情绪。其实,生活在地球上的我们,时刻暴露在各种射线之中,即“本底辐射”。在上海,本底辐射量大约有0.08~0.1微希伏/小时。而辐射量低于100毫希伏,对人体健康不构成明显影响。

  87%来自天然辐射

  “不要谈到辐射就很紧张,我们生活的地球上充满了辐射。宇宙射线就是一种天然辐射源,幸好有大气层保护,否则我们接受的剂量就很高。”李传琛介绍,按照来源分类,辐射源可分为天然和人工,天然辐射源包括了来自于宇宙、陆地,甚至人体内部,这部分的剂量占了人接受辐射剂量的87%。

  剩余13%的辐射来自于人工辐射源,是由于人类活动而增加的,包括医疗、核电和核试验、考古年代测定、烟雾报警器、育种、无损探伤、元素分析、同位素示踪等。如在医疗领域,X线透视、CT扫描、核医学与介入放射学诊治等都会对人体产生一定的辐射剂量。

  年辐射不超1毫希伏

  辐射危害没有人们想象那样严重。据一份关于“香港常见致命因素的每年平均死亡率”调查显示,每日抽10支烟的烟民死亡率为1/200,恶性肿瘤病的死亡率为1/630,而平均每年接受0.15毫希伏辐射剂量的本地从事放射性行业的人员死亡率仅为十七万分之一。

  不过,辐射剂量得有个度。“持续低剂量放射源照射,不一定致病,但随着照射量的增加,致病的概率就会增加,更易出现癌症、染色体畸变以及胚胎受影响等。如果是高剂量照射,各种放射病就肯定会显现,随着照射量的增加,生病严重程度就会增加。前者就是辐射剂量的随机性效应,后者则是确定性效应。”李传琛如是解释。

  国家公布的《电离辐射防护与辐射源安全基本标准》(GB18871-2002)规定,公众受到人工辐射剂量一年不能超过1毫希伏,而从医学的角度考虑,受照剂量在100毫希伏以下对人体都没有明显影响。据了解,100毫希伏相当于1年内累计照射约10次CT。

  核电站建应急计划区

  “针对核电辐射防护,每个核电站装机前,须和当地政府部门制定应急计划区,具体分为烟羽应急计划区和食入应急计划区。”根据我国标准推荐,烟羽应急计划区的内区为3到5公里范围,辐射事故发生时人员撤离不分方位,而外区为7到10公里范围,人员撤离时按风向扇形;而食入应急计划区,一般划定为核电站周围10到80公里。

  李传琛说,每个核电站的应急计划区要“量身定制”,根据其自身大小、当地人口规模、气象水文条件来制定。“当然,不是说万一核电站发生事故,超过这些范围,放射性物质就不会到达了,而是浓度已经很低,不会危及人体健康。”

  万一面临核泄漏等事故,在影响范围内的人们可遵循十大防辐射对策——

  1.隐蔽

  2.个人防护方法  例如用手帕、毛巾、纸等捂住口鼻,可使吸入的放射性核素所致剂量减小到1/10。

  3.服用稳定碘 碘化钾或碘酸钾可以减少放射性碘同位素进入甲状腺。一次服用100mg碘(相当于130mg碘化钾或170mg碘酸钾),一般在5~30分钟内就可阻止甲状腺对放射性碘的吸收,约一周后对碘的吸收恢复正常。

  4.撤离

  5.避迁

  6.控制食物和水,使用贮存的粮食和饲料

  7.控制出入

  8.人员除污染

  9.地区除污染  道路和建筑物表面可用水冲或真空抽吸法。设备  可用水和适当的清洗剂清洗;耕地的农田和牧场可去掉表层土移往贮存点埋藏,也可深耕而使受污染的表层移向深层。

  10.医学处理

  (1希伏=1000毫希伏=1000000微希伏)

(据《新民晚报》)

 

 

 

上海交通大学核科学与工程专家指出——

核电站不可能发生原子弹式核爆炸

董纯蕾 马丹

 

  福岛核电站事故的威胁不散,全球公众对核电安全性的疑虑难消。在昨晚第118期新民科学咖啡馆里,上海交通大学核科学与工程学院副教授张少泓指出,数据表明,现有核电厂每堆年(1个堆年即1个反应堆运行1年)发生堆芯损坏事件的概率低于10的-4次方,发生放射性严重外泄的概率低于10的-5次方。核电站永远不可能发生原子弹式的核爆炸。

  核电较火电更清洁

  核能利用有两种方式,包括轻核聚变和重核裂变。张少泓说:“人类迄今尚未掌握受控核聚变技术,但利用核裂变能来发电,人类迄今已有近14000个堆年的经验。目前,全球约16%的电是通过核裂变产生的,我国大陆不到2%。”

  和火电厂相比,核电厂更清洁。张少泓介绍说,核电厂利用重核裂变发电,属于物理反应。“反应过程不需要耗氧,因此,不会产生硫化物、氮化物、温室气体等。潜艇使用核动力后,能几十天甚至几个月不浮出水面。而且,核能能量高度密集,1公斤铀和2700吨标煤产生的热量相当。”

  拥有多道安全屏障

  不过,张少泓坦言,核能能量的高度密集也导致了风险系数的提高,因此,核电厂有特殊的安全问题。“火电厂发电需要每天往锅炉里送煤,但在核电厂,把一年的燃料安置在锅炉里,让它一点点释放热量。如果发生超功率事故,就可能带来很大危害。切尔诺贝利事件,就是内功率在4秒内剧增到了额定值的100倍。”此外,反应后产生的高放射性乏燃料,以及反应炉“熄火”后持续释放的热量都是核电厂的“特殊”安全难题。

  核电厂有多道安全屏障,以及包括预防、监测、保护、缓解、应急在内的五个层次的纵深防御措施。据介绍,反应堆之外的多道安全屏障就像俄罗斯套娃。“燃料包壳首先是由耐高温的陶瓷制成,然后存放在20厘米厚的钢制压力容器中。由混凝土等打造的巨型安全壳,守护住原子锅炉,成为核辐射和环境之间最后一道屏障。”

  未来核电站更安全

  张少泓说,福岛核事故表明,第二代核电站主要基于能动安全技术达到工程安全,但这种安全在重大自然灾害面前显得颇为脆弱,存在放射性显著外泄的风险。“虽然,目前还不可能出现‘固有安全’的反应堆,但未来核电发展将变得更安全。”新建电厂每堆年发生堆芯损坏事件的概率将低于10的-5次方,发生放射性严重外泄的概率则将低于10的-6次方。

(据《新民晚报》)

 

 

如果危机就在眼前你能从容应对吗

 

  采 访: 

  专家支持:廖丽娟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上海市职业技能鉴定中心心理咨询师考评员

  专家调查档案

  强震袭击日本,带来的严重后果令人痛心。然而,除了各种让人难过的消息外,我们还看到了些其他的东西。在很多媒体上,我们都能读到日本百姓在灾难袭来时表现出的有序和从容。很多人悄悄自问,如果是我遇到了这样的灾难,会怎么办?我能像他们那样镇定从容吗?

  事件回放

  地震发生时,记者正在本报驻东京记者站内。经历了一次强烈的余震后,记者快步冲到户外。同楼的孩子已经放学,头上戴着防灾头巾,但表情丝毫看不出紧张。

  家人很有感触地说起在地震中的经历。地震发生时,妻子正带着1岁的女儿在一家书店的3楼,随着整幢大楼出现剧烈摇晃,周围的人开始向楼梯走去。妻子推着婴儿车没法下楼,只好舍弃婴儿车和物品,抱着孩子赶紧汇入下楼的人群。下楼期间,没有拥挤,没有混乱,紧张但是有序。

  来到马路上,那里已经聚集了大批避震人群。妻子惊魂未定,抱着孩子很是无助。这时候,一个上班族的男士默默地把完好无损的婴儿车放在了妻子身边,随即就转身离开,妻子甚至都没有来得及说上一句“谢谢”。

(来源:北京青年报)

 

  A 平日进行专业训练 危机时理性不会被情绪“绑架

  人们面对灾难(危机事件)的反应通常和三种因素有关:第一种,当事人本身的因素;第二种,事件本身的因素;第三种,群体社会因素。就当事人的因素来分析,人们在灾难面前的反应通常和他们的认知水平、生活经历、年龄和自身的躯体状态有关。

  通常,我们很容易把人们面对危机事件时的反应分成两类:一类是无经验无训练的普通反应;另一类是有经验或有训练的专业反应。第一种反应通常也被我们称为正常反应,如果从来没有经历过危机事件,也没有接受过相关训练,危机发生时人们的反应就是近乎本能的。

  这种近乎本能的正常反应是怎样的呢?当危机发生的时候,普通人一般会是满脑子恐惧、慌乱和无助的感觉。这种感觉强烈地刺激着人们的大脑,包裹着理性思维,于是人们的行为就会显得非理性和无效。比如,冷静的时候知道不能到处跑,因为那样更危险,但是人们还是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跑。

  危机来临时,训练有素的专业反应又是怎样的呢?很多日本百姓在这次强震中的表现可以作为我们的参照。廖丽娟分析说,如果平时经历过模拟危机应对的训练,对到底发生了什么,会发生什么有了充分的告知和预警,人们就很容易有从容的反应。当如何应对已经训练到几乎本能的反应,面对危机的反应已经变成了下意识的反应,不需要理性思维参与的时候,人们就会显得很从容镇定,或者说看起来就会理性很多。这些反应并不能直接说明人们在那个时候就没有恐惧、慌乱、无助和痛苦,只是他们经历的训练使得他们的行为反应几乎不需要太多理性思维的参与。也正因此,突发的灾难产生的这些情绪、情感没有“绑架”他们的理性。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发现,生活阅历丰富的人,在遇到突发的危机时,比较容易从容应对。因为很多以往的经验会有效地迁移到眼前的事件面前。

  B  获得可操作性信息 让危机中的人们不慌张

  除了危机事件的危机程度会影响人们的危机应对反应,如果在受灾地区不断地被告知死亡人数,不断被告知会有强大的影响,很长时间的持续,那么也很容易击垮人们本来就已经很脆弱的心灵。

  这次日本的地震和随之而来的海啸,本身就是巨大的自然灾害,客观上也造成了很多的人员伤亡,人们的生存环境受到破坏。这些与事件相关的客观信息本身也容易影响甚至会击毁人们对危机的应对反应。廖丽娟提醒说:“在危机发生后,尽量不要过于频繁地告诉正在经历危机事件的人们已经伤亡多少人,地震有多高级别,灾难有多深重。即使要告诉人们这些,也尽量在后面加上一些积极鼓励和可操作的内容,比如现在我们可以呆在哪些安全的地带,我们会经历什么,但是只要我们保持镇定,接受专业人员的指挥就可以应对……这样既客观又积极地表达了事件相关的客观信息,也保护了正处在危机事件中人们的反应,而且能激发人们的从容和理性。”

  曾有汶川地震灾区回来的心理学同行告诉廖丽娟,那时候,不是地震让人害怕,是从收音机里不停地听到伤亡数量以及专家对地震级别的分析让她备感害怕。“她说,当时,真的很希望有专业人士能告诉躲在帐篷中的自己,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什么,自己可以怎么做。并且希望听到广播里面的声音是镇定和从容的,而不是那些太过于悲天悯人的声音。”

  此外,在灾难来临时,周围的社会支持程度、相关工作人员的情绪、救援准备程度等等,也会影响到人们的状态。当整个社会对于危机事件的应对都有充分的准备,比如当人们知道有可靠的安全通道、任何一个房间都有救援包、救援人员都有专业的应对能力……这些都会增加人们的安全感,显得更从容。

  C  保有坚定的信念 能支撑坚强和理性的行为

  危机应对的专业反应训练不在于危机事件中,在于平时。对此廖丽娟给出了一些建议。

  ■ 模拟的实战演练能帮助我们形成专业的应对反应。当模拟训练就像真实的危机事件来应对,那么当危机事件发生的时候,我们就能像平时模拟训练那么从容了。值得一提的是,这种演练不能是认知层面的,必须是像真的一样,而且要反复演练到把这些反应变成本能反应,那么当危机发生的时候,即使强大的情绪产生,我们仍然能几乎本能地专业反应。

  ■ 对自己也对身边的人进行积极的语言暗示。当危机发生的时候,我们可以说:“现在我深呼吸,冷静下来,一定有办法的。”“我相信有专业人员会来帮助我们,现在我只需要躲在更安全的地方等待就可以。”

  ■ 坚定的信念能支撑坚强和理性的行为。存在主义心理学创立人,奥地利心理学家法兰克说,很多在集中营中死去的人们,是因为他们很快就没有活下去的信念了。他能坚持活下来,最主要是因为他有一个信念支撑着自己:我想知道妻子和孩子怎么样了。

(据《新民晚报》)

 

 

新知:核泄漏,如何有效防护

彭瑞云

 

  最近发生在日本的9.0级大地震引发了福岛核电站泄漏事件,震惊全世界。那么,核泄漏对人有何影响?如何防护?

  放射性物质是指能自然向外辐射能量、发出射线的物质,一般是原子质量很高的金属,如钚,铀等。放射性物质放出的射线主要有α射线、β射线和γ射线等。各种核反应可产生中子和γ射线。放射性核素主要有氚、钴60、镍63、硒75、锑 124、碘131、铯137、镭226、钚238等。

  微量的放射性物质不会影响人员健康,只有较大剂量放射性物质泄漏才会对健康造成危害。放射性物质对人员的影响分为分布在空气和体表时的外照射和吸入性内照射。βγ,X射线和中子辐射主要引起外照射,α射线主要是内照射。不同种类射线对人员损伤程度不同,在相同辐射剂量情况下,中子辐射损伤最重,γ射线次之,X射线轻于γ射线。在同样剂量放射线作用下,胎儿危害最大,其次是儿童,再次是成人。人体对放射线最为敏感的部位是造血、免疫、生殖器官和胃肠道等。

  一定剂量的放射线对人员的危害主要有:外周血细胞下降、感染、贫血和出血等表现;免疫功能低下,易疲劳;食欲不振、恶心、呕吐、腹泻等临床表现;性功能低下,甚至不孕、不育等。胎儿受照射后主要危害有:胎儿死亡率增加、器官形成障碍,出现死胎或畸形发育;新生儿死亡率增加;出现小头畸形、智力发育不全、生长发育迟缓和畸形儿几率增多等。

  一定剂量的放射线对人员的危害除产生急性损伤效应外,还可能引起远期效应:外周血白细胞、红细胞、血小板和血红蛋白减少;骨髓中白细胞可呈成熟障碍甚至再生低下。骨髓和外周血细胞染色体畸变率增加;可引发白血病和其他类型恶性肿瘤如甲状腺癌、肺癌、乳腺癌、皮肤癌、恶性淋巴瘤等;可加速老化,毛发脱色或变白,皮肤弹性减弱;可能缩短寿命;可发生骨髓纤维化、真性红细胞增多症及多发性骨髓瘤等疾病。

  核泄漏早期采取的防护措施主要有:(1)隐蔽:在放射性污染物到达以前躲在室内,关闭门窗。必要时可用砖、土坯、沙袋将窗户加以屏蔽。(2)尽可能快速撤离:撤离的人群应是受照剂量较高、可能发生确定性损伤效应的较小人群。(3)必要的药物防护:可在专业医生的指导下服用碘化钾片。

  核泄漏中期采取的防护措施主要有:(1)搬迁:即将人群从污染区迁移出去;(2)控制人员进入污染区。(3)控制摄入受污染的食物和饮水。如必须食用沾染食物时,可用水洗或去掉被沾染的表层、削去果皮的方法去除蔬菜和水果表面的放射性污染物。(4)洗消建筑物、道路及工作场所受到放射性物质的污染:可进行清扫、水洗、覆盖或刮去表层等。

  核泄漏时个人防护措施有:(1)呼吸防护:可用防尘口罩,也可用手帕、纸巾、餐巾、衣服等捂住口、鼻。如果将口罩或其他防护材料浸湿,其防护放射性物质效果更佳。(2)体表防护:可用任何着装用品如帽、头巾、雨衣、手套和靴等,并可翻起衣领、围上围巾、扎紧袖口和裤脚等方法,可减少体表放射性物质的沾染。(3)洗消以除放射性物质沾染:皮肤除沾染的最好方法是淋浴,在没有淋浴的情况下,可用水洗身体裸露部位,如脸、手、颈部等,特别应注意有油泥的部位以及耳、鼻、眼周围,应进行彻底擦洗。(4)健康检查:一旦发现有异常放射性物质或上述不适症状,应尽快到专业医疗机构进一步检查和治疗。

(作者为军事医学科学院放射与辐射医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据《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