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园地   |
学习文选(第12期)
2011/7/13 9:39:54

学习文选

 

12

(总第215期)

 

青岛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编           2011623

 


 

  好风凭全借力 前程无限时

 

 

 

 

 

 

 

 

 

好风凭全借力 前程无限时

青岛日报编辑部

 

(一)

  我们有幸,生活在充满奇迹和梦想的中国;

  我们有幸,生活在令人惊叹的美丽青岛;

  我们更有幸,与相倚相偎的城市一同跨越她建置120周年的光辉门槛。

  美国民族英雄内森·黑尔在就义前深情地表白:“我唯一的遗憾  是,我只有一条生命奉献给我的祖国。”

  生命,只有献给理想和挚爱才最有意义。

  此刻,我们心中充盈着无限激情,愿将我们的全部智慧和热情,愿将我们最可宝贵的生命,无私地献给您——我的中国,我的青岛;我的母亲,我的故乡……

  两甲子,几代人。不是所有曾经生活在这片神奇土地上的青岛人,都能与她一起见证她的风云际会,见证她的历史辉煌。我们何等幸运,站在了她的120周年火红纪念日的喜庆拱门之前。

  倚山傍海的青岛,历史久远,传承有序。新石器时代以后,便有先民繁衍于此,著名的龙山文化,就是我们勤劳而智慧的祖先为中华民族作出的巨大贡献。

  战国时代,青岛为齐地。国力强盛,称霸中原。公元前279年,齐国大将田单,在即墨以火牛阵大败燕军,青史留名。

  时光飞逝,岁月流转。至明清时期,青岛称为胶澳。在这片丰饶土地上生存的祖先,拜大海之馈赠,借舟楫之便利,渔猎农耕,安居乐业。

  道光以降,国势日蹙。中国经历了“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列强的坚船利炮,轰开了清王朝封闭的城堡;群狼环伺,觊觎着辽阔东方这块肥沃的疆土。

  北洋大臣、直隶总督李鸿章,积几十年与洋人打交道的屈辱经历,痛感富国强兵乃唯一出路,力主筹建北洋水师,拥舰威海列岛,列阵京津门户之外,防倭御寇。

  1891年初夏,李鸿章巡视胶州湾,为此地犄角拱卫之战略地位所折服,认定“胶澳设防,实为要图”,6月11日,奏请朝廷,延兵驻扎。李鸿章痛陈设防之必要:“北洋为京畿门户,海防一日不密,臣心一日不安。”6月14日,光绪皇帝便明发上谕,确定在胶州湾设防。青岛建置由此开始。

  历史往往在偶然间逶迤前行。看不清世界大势和国运前景的光绪和慈禧,在迭出昏着之外,间或能落下一颗意想不到的棋子,走出一步令人叫绝的妙着。青岛的建置,就是昏聩无能的没落王朝,在不经意之间,将山东半岛南端这个毫不起眼的小渔村,推向了近代中国开放和变革的前沿。

(二)

  历史碾过去,留下来的就是文化。

  文化,有着极为宽泛的定义。有时,她显现着明显的自然、人文的属性,是人类精神财富的高度结晶;有时,她又借助暴力输入和专制压迫,在传统文化的枝杈上嫁接出异化的果实。

  殖民和专制的双重压榨,为青岛留下了一份美丽而沉重的遗产。

可以这样说,百廿青岛建置日,半部中国近代史。

  当我们赖以生存的这座美丽的城市,在中国近代城市坐标上留下她独特位置的那天起,中国近代史上的所有重大事件和时代演进,几乎都与她息息相关,勾连不断。

  1897年11月14日,德意志帝国以山东“巨野教案”为借口,悍然以武力进犯胶澳,第二年3月6日,迫使清政府签下了允许德国租借胶澳九十九年的殖民协议。这是比英国租借香港、葡萄牙租借澳门更早的殖民协议。若不是德国在一战中战败、日本渔翁得利,若不是北洋政府从日本手中收回青岛,闻一多吟唱漂泊于母亲身外的“七子之歌”时,当有青岛的一段心酸故事。

  我们脚下的 “青岛”,居然是德国人赐名。1898年10月12日,德皇威廉二世正式批准用“青岛”命名胶澳租借地区。当时“青岛”的范围,只是今天市南区和市北区的一部分。

  1899年9月9日,胶济铁路开工兴建。两周后,德国亨利亲王亲临青岛主持开工典礼。胶济线历时五年完工,总投资5290万马克,铁路全长395.2公里,成为横贯山东、连接中国内地的交通大动脉,经济和战略地位日益显要。

  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奥匈帝国皇储在萨拉热窝遇刺,引燃了世界火药桶,残酷的杀伐在半个世界蔓延开来。中国北洋政府还在为是否加入协约国而陷入旷日持久的“府院之争”的时候,日本人已经迫不及待地对德宣战了。日本要求德国放弃胶澳租借权。德国政府置之不理。日本军队遂于1917年11月于山东龙口登陆,挥师南下,攫取胶济线,占领青岛港。9日,德军投降,14日,日军驻扎青岛。

  这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亚洲地区的唯一一场战斗。交火双方在第三国的土地上肆意攻击,殃及无辜。犹如自家堂屋,忽然闯进来两个不相干的强盗,又打又杀,又抢又砸,好端端的家园千疮百孔,满目创伤。更令人气恼的是,那打胜了的强盗居然主人般地住了下来,赖着不走了。

  巴黎和会,大国操纵世界。列强们无视中国作为战胜国的地位和利益,竟然将德国在青岛的殖民特权转与日本。消息传回国内,年轻的学子们群情激愤,意气难平。1919年5月4日,北京十几所大学的数千学生到天安门广场集会游行,抗议巴黎和会的荒唐决议,喊出了 “还我青岛!还我山东!”“内惩国贼,外争主权”的革命口号。  “五四”运动不仅仅以空前的革命运动载入史册,更以思想启蒙的狂飙突进,催生了中国现代民主革命的萌芽。“五四”运动伟大的历史贡献,已成为中华民族最可宝贵的精神财富之一。

  今天,兴建于青岛东部新行政中心的“五四广场”和“五月的风”雕塑,正是勾连青岛与“五四”渊源的历史见证和历史纪念。

  日本强占青岛,接手德国租借特权,毕竟于法无据、于理无情。北洋政府据理力争,终于在1922年12月10日收回青岛主权。这一天的正午12时,日本国旗自总督府旗杆降下,北洋政府的五色旗在总督府上空升起。数万市民聚集楼前广场,观瞻接收庆典。青岛,终于在漂泊了25年之后,回到了祖国母亲的怀抱。

  “卢沟桥”事变,中日战争全面爆发。日本垂涎于青岛优越的地理位置和丰饶的物产,立即气势汹汹向青岛进犯。国民政府青岛市市长沈鸿烈“焦土抗战”,一举炸毁了日本人在青岛修建的纺纱厂,率海军陆战队、保安队、警察及党政官员9000多人弃城南下。1938年1月10日,日本军舰40余艘,在几十架飞机掩护下登陆青岛,直入市区。自此,青岛再次沦为日本殖民地达八年之久。

  1941年1月下旬,汪精卫与日本帝国主义扶植的临时政府王克敏、维新政府梁鸿志,在青岛迎宾馆举行了臭名昭著的“汪伪会谈”,决定成立伪中央政府,公开投降日本,摇尾乞怜,卖国求荣。青岛,是汪伪一伙踏上不归路的起点。四年后,这群毫无气节的民族败类,被永远地钉在了中华民族的耻辱柱上。中国五千年绵延不断的历史,千百次地证明了这样一个真理,任何出卖民族利益、叛国事敌的无耻之徒,绝对没有好下场!

……

  记忆,从来都不是惮于忘却。述说,也不仅仅是为了怀旧。读懂了青岛,你便读懂了中国近代史;读懂了青岛,你便对无数志士仁人的民主革命和民族解放充满着无与伦比的深深敬意!

(三)

  时间的魅力不在于展示结果。她带给人们无限遐想的,正是生动活泼、丰富多彩的过程本身。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青岛有一段独特的“旅居文化”现象。小小的青岛,汇聚了一批国内著名学者、文人、教授、作家,一时瑜亮,蜚声海内。

  1923年6月2日,康有为自济南来到青岛。初租住于福山路6号,一年后买下这幢二层洋房,自名为“天游园”。康有为深为赞赏青岛的环境和气候,称之为“青山绿树,碧海蓝天,中国第一”。他的游崂山五言长诗,至今保留在下清宫石壁之上。1927年,康有为病逝于青岛。南海而生,东海而逝。大海见证了康有为跌宕起伏的一生。

  同康有为一样,因辛亥革命、袁世凯称帝、张勋复辟而避居青岛的,还有恭亲王溥伟,前清旧臣赵尔巽、劳乃宣、于式枚、吴郁生、刘廷琛等等。

  如果说,前清遗老们是因“逃难”而出走京城、移居青岛的话,此后的学者、文人,则是在“文化”的旗帜下相聚于胶州湾畔。

文化现象只能从文化本身去寻找答案。

  国立青岛大学的创立,是青岛建置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事件。

  1930年9月,国立青岛大学经过两年的筹备,正式招生开学。首任校长是蔡元培先生力荐的杨振声。杨振声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后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攻读教育学博士,青岛掌校之前,是清华大学教育长、文学院院长。在国立青岛大学,杨振声秉持蔡元培在北大倡导的“兼容并包”、“学术自由”的办学方针,孜孜于青岛大学的基础建设,广揽人才,延聘名家,学校声望日臻隆盛。他自己还兼着“小说作法”的课程,亲执教鞭,传道授业。

  沈从文便是杨振声破格聘用的中文系讲师。沈从文没上过大学,更遑论留学海外,但他小说写得好,多部作品深受读者喜爱。沈从文为学生们讲授“小说史”和“散文写作”两门课程,因有着丰富的创作实践,课程讲授便颇具特色。在青岛,沈从文创作了大量的文学作品,他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奠基之作《边城》,便是在青岛构思的。青岛是沈从文的福地。他在这里收获了他一生珍爱的感情。北上青岛之前,沈从文专程赴苏州拜访了望族张家。他怯生生地向心仪已久的张家三小姐张兆和递上情书,怯生生地面见了未来的岳丈岳母大人,然后牵肠挂肚、焦虑万分地在青岛静待消息。张家终于作出了首肯的决定。二小姐张允和体谅沈从文的急迫心情,立即发报通知沈从文,这封报喜的电报一语双关,只有简单的一个字:允。

  闻一多极具诗人的浪漫气质。他常常在课堂上拖着长腔吟唱:“痛饮酒,熟读《离骚》,方为真名士!”他喜欢吸着卷烟讲课,有时,雾霭和烟云交融,将闻一多棱角分明的面庞掩藏在模糊之中。闻一多在青岛苦读数年,完成了从诗人到学者的转型。青岛的“厚积”,成就了闻一多在西南联大的“薄发”,他在《诗经》、唐诗研究领域的突破性进展即由此开始。闻一多在青岛创作了他的抒情长诗《奇迹》。徐志摩评论:“闻一多三年不鸣,一鸣惊人,出了‘奇迹’。”

  哈尔滨那个暴雨的夏夜,萧军划着小筏子,来到被家人幽闭的萧红的窗下,劫走了自己的爱人,成就了一段中国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感人故事。在大连漂泊了一段时间后,萧军萧红来到青岛,借住于观象一路1号朋友家中。在这里,萧军完成了《八月的乡村》,萧红创作了《生死场》。而后,两人南下上海,就教于鲁迅。

  1934年,国立青岛大学已经更名为国立山东大学。这一年的秋天,老舍应聘担任山东大学中文系教授,举家来到青岛,住在黄县路12号那座幽静的小院中。老舍很快喜欢上了青岛,喜欢上了青岛的樱花和大海。两年后,他干脆辞去教职,专事创作,在青岛完成了他的著名长篇小说《骆驼祥子》,迎来了他文学创作生涯中的第一个高峰。《骆驼祥子》出版后,先后被译成日文、英文、法文、德文、瑞典文、捷克文等等,在世界各地发行。

  这串璀璨夺目的名单中,当然应该写下洪深、王统照、郁达夫、汪静之、卞之琳、艾芜、冯至、梁实秋、臧克家、吴伯箫、丁西林……他们如日月经天,似江河纬地。青岛,因他们而美丽,因他们而传奇。

(四)

  迈入新时代的青岛,她每一步前行的足印,都深烙着年轻共和国的探索、追求和希望。在共和国奋勇前进的每一个重要节点,青岛,都迸射着她的耀眼的光焰,映照在中华大地的上空。

  1950年,15岁的国棉六厂工人郝建秀,在劳动竞赛中连续7个多月皮辊花率保持在0.25%的最低纪录,创造了一套系统、规范、科学的细纱工作法。“郝建秀工作法”是新中国总结提炼的第一套工人阶级创造的科学工作方法,在全国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和示范带动作用。

1957年7月12日,毛泽东来到青岛,下榻迎宾馆。毛泽东在青岛整整盘桓了一个月,主持召开了多次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和政治局扩大会议,为全国的反右派斗争定性和善后,青岛迎宾馆的 “金色大厅”,见证了这些重大但并不完善决策的出台。毛泽东还在青岛召开了部分省市委书记座谈会,发表了《1957年夏季的形势》著名谈话。毛泽东谈到了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理想,他指出:“我们的目标,是想造成一个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纪律又有自由,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泼,那样一种政治局面。”遗憾的是,由于工作指导思想的偏差,毛泽东期待的那种政治局面,迟迟未能出现。毛泽东对不顾群众利益的官僚主义深恶痛绝:“帝国主义都不怕,为什么反而怕老百姓呢?怕老百姓,认为人民群众不讲道理,只能压服,不能说服,这样的人不是真正的共产主义者。”

  1979年,邓小平穿梭于大江南北,倡言“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新时期工作的指导思想。盛夏时节的7月26日,小平同志继视察上海、济南之后来到青岛,他对山东省委、青岛市委的负责同志说:“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是基本建设,不解决思想路线问题,正确的政治路线就制定不出来。”“通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和‘两个凡是’的争论,重新恢复和发展了毛泽东同志倡导的实事求是、理论联系实际、一切从实际出发的思想路线。”小平同志关心青岛的旅游事业,考察了崂山,走访了居民家庭。他指出要解决青岛的缺水问题,要注意改善人民生活,今后盖房子要有独立的卫生间,要让老百姓能洗上热水澡。这些当时类似天方夜谭般的指示,如今都已变成了活生生的现实。

  1984年,历史的机遇再一次垂青青岛。3月26日至4月6日,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沿海部分城市座谈会,会议决定进一步开放由北至南的十四个沿海港口城市,青岛有幸名列其中。第二年春天,在胶州湾西岸奠基的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承载了青岛人走向世界、走向未来的全部理想和希望。青岛,又一次立于腾飞的基点之上。

  1986年10月15日,国务院正式批准青岛市在国家计划中实行单列,成为全国第九个计划单列市。计划单列,不仅仅是城市规格的提高,更是城市能级的提升。青岛迅速成为享受国家改革开放优惠政策最多的城市之一。舞台的扩大和延伸,使青岛经济社会发展的威武雄壮的活剧愈演愈烈。至1987年,青岛便提前三年实现了国民生产总值、国民收入、社会总产值翻一番的宏伟目标。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北京奥运会圆了中国人的百年奥运梦。青岛比肩北京,成为奥运会帆船比赛的承办城市。2008年8月9日,第29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帆船比赛启动仪式在青岛奥帆中心举行。13天中,来自62个国家和地区的400名运动员参加了9个级别11个项目的比赛。青岛奥帆赛的成功举办,得到国际奥委会、北京奥组委、国际帆联、各代表队和各国政要的高度评价,被誉为“有史以来最好的一届奥帆赛”。奥帆赛为青岛留下了一份宝贵遗产。青岛奥帆中心列入了市级重点文物保护目录。

(五)

  青岛,承接着历史;青岛,延续着未来。

  一代又一代青岛的领导者和建设者们,用五彩的画笔描绘着青岛,用劳动的汗水建设着青岛。那一米米延长的道路,那一寸寸砌成的家国,都是我们青岛人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好纪念。

  奇迹,发生在开放的大潮中,诞生在改革的攻坚里。

  1992年,行政中心迁移,拓展东部新区。青岛,第一次挣脱了南北狭长的带状束缚,在更大的天地中谋发展、建新城。短短几年,在不足两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近百座高楼拔地而起,一个崭新的城区矗立在世人面前。青岛人引以为豪,世界注视着她的巨变。“东部速度”至今是青岛人津津乐道的豪迈创举。

  世纪之交,战略西移。胶州湾西岸那片广阔的土地,再次被赋予崇高的使命。大项目星罗棋布,青岛港再造辉煌。“挺进西海岸”,让青岛完成了一次华丽蝶变,“一线展开,组团发展”的大城市格局日渐显现。

  21世纪最初阶段的难得的机遇期,是青岛发展的加速器和风向标。“环湾保护、拥湾发展”的战略,真正突出了青岛的潜力和特色。世界上拥湾发展的成功先例,是我们城市的新坐标和新追求。

“我确信,当世世代代的风尘飘过我们的城市时,我们也会被铭记,不是因为战争或政治的成败,而是因为我们为人类精神所作的贡献。”当年,美国总统肯尼迪的电视演说,应该是对今天青岛建设者和管理者的最好注解。

(六)

  青岛人杰地灵,人才辈出。处开放前沿,得风气之先,青岛人心胸宽广,包容万象;沐世界风雨,观五洲激荡,青岛人不甘人后,勇于争先。于是,青岛的名牌产品一批一批地诞生;于是,青岛的名牌企业一个一个地挺立;

  于是,青岛的明星企业家光耀华夏,响彻寰宇!

  1984年,张瑞敏亲自抡起大锤,砸烂了当年生产的76台不合格冰箱,将这个濒临倒闭、名不见经传的电器厂,浴火重生般地拉到了新生的起跑线上。20多年过去了,海尔成就了她的辉煌,更铸就了她的梦想。她已成为中国民族工业的翘楚,是中国人自强不息、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光辉范式。海尔是海,是永远奔涌不息、迎风斗浪的生机勃勃的大海!

  海信永不停歇,永远在追求高端和卓越。她的企业信念是:做百年企业,创百年品牌。她为中国的电视机装上了“中国芯”,她为平板显示屏烙上了“中国造”,她的LED节能光源闪烁在大江南北,倡导着环保理念,扮靓着城市山村。

  青岛啤酒大约是青岛人最引以为豪的消费品了。这个几乎与青岛同生同荣的著名品牌,经常盖过我们城市的风头。是的,许多外国朋友,是先知道“青岛啤酒”而后晓得“青岛”的。青啤的令人吃惊,是在她经历了一个多世纪的岁月熬炼后,依旧那么生机勃勃,激情四溢,她挺枪跃马,鏖战四方,做强做大的步伐从未停歇,青啤系列酒的队伍在不断延伸。“激情成就梦想”,是青岛啤酒对我们这个年轻城市的最生动的诠释。

  青岛港的工人老大哥们,完全有理由在我们这座城市挺起他们壮硕的脊梁。城因港生,城因港兴。青岛开埠之初,在几乎还没有城市雏形的时候,便有了码头,不论这码头是多么的简陋。在这个百年老港当中,无论时代怎样变迁,无论技术怎样进步,无论设备怎样更新,永远不变的是他们的立港信念:工人伟大!劳动光荣!正是秉持了这样的信念,才涌现出了许振超这样当代工人阶级的先进代表。

  金王集团是由三间平房内的小作坊脱颖而出的现代企业集团。金王人明白,技术是企业前进的根本动力。她追踪世界蜡烛产业的最新动态和技术,不断创新和超越,竟将这小小的蜡烛,做成了了不起的大产业。如今,世界蜡烛市场上的绝大多数份额,已被金王集团占有。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今天,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的大型商场,凡是你见到的做工精巧、设计新颖、环保节能的蜡烛产品,几乎无一例外地是金王的奉献。共和国的外经贸部长,参观金王后动情地说,我从来不接受企业的赠品。今天,我要破例向金王要一件产品,摆到我的办公室里。我要向来访的各国朋友隆重推荐我们的金王集团。

  如果一一例举下去,我们这篇文章也许没有结束的时候了……

  《经济日报》曾经撰文,赞赏青岛企业和企业家的“长寿”现象。“长寿”,是青岛名牌企业的普遍规律;“长寿”,是青岛知名企业家的共同特征。沃土生壮苗,阳光暖人心。不是青岛的企业和企业家“长寿”,而是“年轻”的青岛孕育和呵护了这些生生不息的企业和生气勃勃的企业家!

  英国诗人阿诺德断言:“一个时代的自由思想是下一个时代的常识。”我们从上一代人传承思想,锻造成我们今天生活的常识。我们创造我们自己时代的辉煌,固化为信念,成为下一代人起跳的踏板和进军的平台。生活,就在这种韵律无穷的嬗变中无限拉伸……

(七)

  青岛人古道热肠,急公仗义,乐善好施,悲天悯人。

  乔治·桑说过:“生命中只有一种幸福,那就是爱与被爱。”

在960万平方公里的中华版图上,大抵再也找不到像青岛人这样爱家乡、夸家乡、赞家乡的居民了。

  十年前,一位青岛姑娘在北京读书。寒暑两假,她发现,在来往于北京、青岛的列车上,那些眉飞色舞、热情洋溢、由衷地夸赞自己家乡的,必定是青岛人。

  清华大学的一位教授来到青岛观光。在五四广场,他看到打扫卫生的清洁工,像擦拭自家栏杆般,精心清洁着广场护栏,神情那样专注,态度那么认真。教授被感动了。他说,没有哪一个城市的居民,像爱护自己的家庭一样爱护着自己的城市。

  《北方经济导报》的几位记者前些年来青岛采访,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他们发现了这样一个细节:青岛人总是自觉地将垃圾送到指定的收集点,而且,装垃圾的袋子扎得那么严密,那么仔细,“他们生怕自己手中的垃圾污染了这座美丽的城市”。

  《天津日报》的一位领导,东部开发之时公出青岛。一天,他在市南区的住地拦了一辆出租车,对司机说,带他去吃青岛的特色海鲜。出租车将他载到了大麦岛。当时的大麦岛还显荒凉和偏僻,客人表示了疑问和不解。出租车司机没有争辩,免费将客人送回了住地。他对天津客人说,你可以打听一下,我送你去的地方的确是青岛特色海鲜小吃一条街。几天后,青岛的同行请《天津日报》的领导去麦岛品尝海鲜,这位领导才恍然大悟。他感慨地说:“找时间,我一定要写一篇散文,题目就叫《麦岛的辜负》。我辜负了青岛人的一片真诚。”

  青岛人感动了自己,也感动了中国。那一年,青岛交通台正在现场直播,为一位患白血病的孩子募集医疗费用。广电大厦楼下,前来捐款的车流和人流排成了长龙。一位外地客人打车前往机场,乘飞机离开青岛。出租车上的广播实况,让这位客人热泪盈眶,激动不已。到了机场,他付完了车费后,又拿出一张百元钞票给出租车司机,说,请你代我捐上这一百元,表达我的一份心意。出租车司机停下运营,掉转车头直奔广电大厦,为这位好心的外地客人送上了捐款。今天,我们仍然不知道这位外地朋友姓甚名谁,来自何方。

  青岛人感动了自己,更感动了世界。1937年岁末,日本军队大兵压境,就要发起第二次占领青岛的战争。大批外国侨民撤出青岛。当时5岁的英国小男孩詹姆斯·阿·吉尔曼也要随父母回英国。在轮船即将起航时,他和10岁的姐姐跑到青岛水族馆,从一只“源于中国东北的龙”的展览实物的口中,拔走了他们觊觎已久的那颗“龙牙”。因为他们早就听大人们说过,只有中国才有龙,英国是没有龙的。这件事,成了吉尔曼以后生活中的一块阴影,深深的内疚埋藏在心中60多年。姐姐去世前也一再嘱咐他:一定要把“龙牙”还到原来的地方。詹姆斯·阿·吉尔曼一直关注着青岛的发展和进步,他在等待适当的时机迈出他忏悔的一步。2002年夏天,吉尔曼终于向青岛发出了信息。11月11日下午,詹姆斯·阿·吉尔曼来到青岛水族馆,亲自送还了“龙牙”和他亲手书写的中文——一个大大的“歉”字。专家鉴定,这颗“龙牙”其实是中国扬子鳄的牙齿。其实,是什么牙齿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故事和结局本身。它是我们这个世界人心向善、诚实正直做人美德的又一例证。

  2004年年底,印度洋因地震发生了海啸,死伤惨重,世界瞩目。海啸发生不久,青岛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收到了两万元人民币的捐款,捐款人信息只有简单两个字“微尘”。此后,湖南水灾、喀什地震,神秘的“微尘”都有数额不菲的捐助。“微尘”是谁?他在哪里?青岛人开始寻找这位高风亮节、隐姓埋名的爱心人士。没想到,“微尘”越找越多,“微尘”的队伍日益壮大。在青岛长长的爱心捐助的队伍中,竟出现了成百上千个“微尘”。

“微尘”无语,大爱无疆。

  2006年,中央电视台“感动中国年度人物”评选揭晓。中央电视台第一次没有将这一奖项授予一个具象的个人,而给予了一个无语的群体。那凝炼的颁奖词说:“他来自人群,像一粒尘土,微薄、微细、微乎其微,寻找不到,又随处可见。他自认渺小,却塑造了伟大,这不是一个人的名字,这是一座城市的良心。”

  青岛,以“微尘”的名义,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青岛,在仁爱、道德、良心、诚信的根基上,打造着自己伟大的精神长城!

(八)

  好风凭借力,前程无限时。

  时间的晷盘,定格在了2011年仲夏之日。青岛,站在了又一个划时代的分界线上。

  120年,两个甲子的轮回。轮回的是时间,升华的是理想。在21世纪难得的发展机遇期内,在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之际,在“十二五”规划的开局之年,未来新青岛的建设者们,挥动如椽画笔,描绘着青岛光荣与梦想的灿烂远景:以世界眼光谋划未来,以国际标准提升工作,以本土优势彰显特色,建设宜居青岛,打造幸福城市。

  我们以青岛的名义,再一次集结;

  我们以青岛的名义,再一次出发。

  攀登,是永恒的主题;

  超越,是前进路上高扬的旗帜和激越的号角。

  寻标,对标,达标,夺标。青岛,要当新时代的弄潮儿,永远屹立在事业的最高峰。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空间和时间的纵横坐标一旦打开,便永无停歇地奔向无限的未来。无论人们的主观意愿如何,青岛将义无反顾地迈向她的建置200年、300年、500年,以至无穷。生活在当下的青岛人,最大的心愿,是在青岛建置120周年这个历史节点上,重重地刻下我们这一代人的独特印记:承前启后,继往开来。不辜负衮衮先祖,无愧于子孙后代……

  马克思是激情四射的伟大革命导师,他从来对人民群众的创造性实践大加赞赏,充分鼓励。让马克思的论断,作为我们拼搏奋进的座右铭:最先朝气蓬勃投入新生活的人,他们的命运是令人羡慕的。

(据《青岛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