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园地   |
学习文选(第13期)
2011/7/13 9:48:02

学习文选

 

13

(总第216期)

 

青岛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编           2011711

 


 

  选择,凝聚在信仰的旗帜下

 选择,奋斗在复兴的征程上

 

 

 

 

 

 

 

 

 

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上)

选择,凝聚在信仰的旗帜下

任仲平

 

  (一)德国,摩泽尔河畔特里尔古镇,一座灰白色三层楼房里,常会出现一些黑头发黑眼睛的游览者。他们虔诚地拜谒,深情地凝望,上万条中文留言中最多的字眼是,“伟人长逝,思想永存”。

  一个多世纪前年轻的马克思未曾想到,他与他的思想会成为一面旗帜,导引一个东方大国近百年波澜壮阔的挺进,红色狂飙席卷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命运就此改变。

  在这面信仰的旗帜下,中国共产党,这个曾被讥为“山沟里的马克思主义”的政党,创造了“地球上最大的政治奇迹”,它感染、鼓舞、召唤一代又一代人舍命相随,将信念的力量嵌入古老中国的历史命脉,推动这个曾经山河破碎、几近亡国灭种的国度走向独立、走向富强、走向复兴。

  在这面信仰的旗帜下,社会主义中国,这个曾遭遏制、封锁、包围、孤立的新型社会制度,刷新了当代国际政治的版图,以其势不可挡的崛起开辟出一条举世瞩目的“中国道路”,被马克思眼中那些与无产阶级“势不两立”的人们,不无敬意地称为“一个崭新时代的黎明”。

  90年前,13个选择了信仰的革命者,那些平均年龄28岁的青年很难想到,1921年7月那个燥热的季节,上海法租界石库门里的秘密集会,那颗从遥远西方“盗来”的火种,会燃烧成光耀中华的绚丽日出,它荡涤风雨如磐的暗夜,最终改变了20世纪中国的走向,改写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

  马克思曾经极而言之,只有一门科学,那就是历史学。历史是现实的向导,当社会主义中国以崭新的姿态屹立于世界的东方,我们需要在历史中寻找力量。

  就让我们重返1921,从那个起点开始,翻阅90载风雷激荡的红色篇章,捧读中国共产党人以青春、热血与生命的深情书写。

  (二)这些场景或许早已为人熟知,但每每重温依然让人震撼。

  他看着前来告别的家人神色从容,在绞刑台高呼“共产党万岁”英勇就义。他曾是生活优裕的大学教授,每月数百元大洋可养活四五十口人,但他却以生命之钟撞响旧中国的黎明。他说“只要我们有觉悟的精神,世间的黑暗终有灭绝的一天”,“试看将来的环球,必是赤旗的世界!”

  他将身上的衣服脱下赠给难友,在最后一次慷慨激昂的演讲后,与战友们高唱国际歌走向刑场。他曾是锦衣玉食的富家少爷,有着“鸦飞不过的田产”,家里平均每人“有五十个农民做奴隶”,但他却在“秉志改革”的探寻中为救国救民英勇献身。他说“我们共产党是代表工农人民大众的”,“为了我们子子孙孙争得幸福的生活,就是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他神态自若地走向刑场,沿途高唱俄文国际歌、红军歌。到达罗汉岭,选一草坡坐下,对刽子手微笑点头:“此地甚好!”饮弹洒血。他曾是才华横溢的柔弱书生,翻译则蔚然成文,治印则卓然成家,本可为渊博学者、文化巨匠,但他却振臂一呼刺向黑暗。他说“一切新的、斗争的、勇敢的都在前进”,“亲爱的同志,你们去算账罢,你们在斗争中勇猛精进着”。

  他在狱中最艰苦的环境下,犹殷殷讴歌《可爱的中国》。他说“敌人只能砍下我们的头颅,决不能动摇我们的信仰!因为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为着共产主义牺牲,为着苏维埃流血,那是我们十分情愿的啊!”

  他在敌人的严刑拷打下坚贞不屈,在养育他生命的江西莲花县,在挚爱的亲人面前,被敌人割掉舌头的他,用脚趾蘸着淌到地上的鲜血,写出“革命成功万岁”……

  李大钊,38岁。彭湃,33岁。瞿秋白,36岁。方志敏,38岁。刘仁堪,34岁。这是他们从容赴死的年龄。视死如归,义无反顾,只因坚信“人生最高之理想,在于求达于真理”。因为这一信念,毛泽东10多个亲人献出了生命,2100万革命者慷慨捐躯。他们是理想的殉道者,社会的探索者,主义的践行者,是伟大的爱国者,无畏的革命者,无私的牺牲者。

  只有从他们开始,从这些共产党人开始,从信仰信念开始,我们才能认清百年中国跌宕前行的浩荡潮流中,那无数难以解释的疑问、荡气回肠的奋斗、惊心动魄的力量。

  (三)对许多人而言,这确实是种难以置信的力量。

  一盘散沙,四分五裂,一穷二白,满目疮痍。中国近代史的舞台,多少政治力量登台亮相,却终究没能让一个古老大国走出苦难,是什么样的政治信念有如此强大的凝聚力,让一个新兴的无产阶级政党唤起工农千百万,完成救亡图存的历史使命?

  有过低谷、有过曲折,走过弯路、绕过远路。90年风雨沧桑,多少风险考验,却终究坚忍不拔奋力向前。当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处于低潮,是什么样的政治素养有如此蓬勃的生命力,让一个长期执政的大党,始终成为引领中国社会进步的核心力量?

  血雨腥风的革命年代,硝烟弥漫的战争时期,激情燃烧的建设岁月,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90年始终如一,是什么样的政治品格有如此持久的向心力,让鲜红的党旗始终能凝聚起各种力量,把中华民族变成一个坚强的共同体?

  从只有50多人的小党发展成拥有8000万党员、世界最大的执政党,从积贫积弱的落后国家发展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又是什么样的政治能力有如此巨大的创造力,让一个政党的成长与一个国家的重生融为一体,在动荡的百年历史中写下不朽的传奇?

  政治学家亨廷顿认为,“第三世界的现代化是一个充满动荡和激烈冲突的过程。一个具有现代化取向的政治组织是推进现代化进程又保持其过程稳定的关键力量”。中国革命的胜利、建设的成就、现代化的奇迹,密码就蕴藏于这个“政治组织”之中。

  90年后,追寻这段历史轨迹的人坚信,最终的答案源自最初的理想,是信仰的旗帜造就了理想的传奇。

  (四)什么是信仰?

  从哲学的概念理解,信仰是人对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的持有。对信仰的不同选择,体现了一个人生命的宽度和厚度。

  就政党的本质来说,信仰是一个政党的精神旗帜,是区别于其他政党的根本。对于信仰的不同选择,决定了一个政党的政治理念和政治品格。

  或许马克思的这段话,最能阐发共产党人的信仰——

  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事业,那么,我们就不会被任何重负所压倒,因为这是为全人类所作出的牺牲;那时,我们感到的将不是一点点自私而可怜的欢乐,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

  这是怎样的选择,能如此将一个人自然的生命融入为整个人类的奋斗之中?当个体的追寻汇聚成共同的坚守,又会迸发出怎样的力量?

  (五)从1840到1921,尽管长夜如晦,屈辱如山,但中国人民的抗争一直未曾停息。一次次流血牺牲,一次次惨烈失败,救亡图存的悲壮,伴随着中国从19世纪进入20世纪。

  这是一个很难改写的事实。1840年后,中国的进步被强制性纳入另一个话语体系。当代中国人所思考的基本命题,科学、民主、法治乃至国家,都是从那时起才逐渐形成概念。在帝国主义瓜分豆剖的隆隆炮声中,这个被殖民者讥笑为“劣等民族”的古老民族,这个被西方称为“既污秽又丑恶”、“存在是一种时代错误”的国家,最急迫的课题,是何以能走出亡国灭种的悲惨境地。

  洋务运动、维新变法、辛亥革命……无数仁人志士不懈奋斗,虽然慷慨激烈,却都没能完成救亡图存的民族使命和反帝反封建的历史任务。

  莽莽神州,已倒之狂澜待挽;茫茫华夏,中流之砥柱伊谁?

  这是我们理解先驱们的选择最为真切的背景,也是共产党走进中国近现代史最为清晰的坐标。为什么信仰的火炬会点燃一代人的大觉醒,为什么1921年会发生开天辟地的大事变?因为,四分五裂的神州大地,呼唤解民倒悬的一线曙光;救亡图存的悲壮呐喊,催生一种新生政治力量。

  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为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四海寻觅的探索者从这滚滚而来的世界革命潮流中看到了希望,找到了人类解放的前途。它与各种思想主义完全不同,立志于为大多数人民利益而奋斗,最广大的无产阶级、穷苦人民,也能翻身做主人。马克思主义惊醒了“五千余年的沉梦”,让无边的黑暗有了光亮,中国前进的道路豁然开朗。

  20世纪的上半叶,在向着“世界新文明之曙光”奔去的人群中,有出身豪门的少爷小姐,有山野乡村的农家子弟,有满怀激情的青年学生,有离经叛道的知识分子,有一无所有的产业工人。不同的人生轨迹,共同的理想信念,让他们凝聚在同一面旗帜下,勇往奋进以赴之,瘅精瘁力以成之,断头流血以从之。

  这样的选择看似简单,却殊为不易——生命只有一次,还有什么比生死抉择更大的考验?但他们深知只有信仰能体现人生价值可靠的落实,只有信仰能赋予短暂人生永恒的意义。正是这样的选择,让他们义无反顾地踏上了为国家民族奋斗的征程。

  这样的选择看似偶然,却十分必然——“决非为一衣一食之自为计,而在四万万同胞之均有衣有食也。亦非自安自足以自乐,而在四万万同胞之均能享安乐也”。正是为大多数人谋利益的高尚情怀,让共产党人选择了为人民奋斗的高尚事业。

  90年过后,今天的人们只有理解他们纯粹的理想,才能理解他们不朽的牺牲。这种理想,让共产党人牢记责任、牢记使命,在中华大地书写出气壮山河的诗篇;这种理想,让共产党人超越时代,超越生命,在人民心中耸立起永不磨灭的丰碑。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六)“马克思主义对于能理解它的人来说意味着得到了‘全能的智慧’,对于信奉它的人来讲,则等于找到了‘根本性的指针’。”外国学者的这番感喟,算是触及了信仰的本质。

  因为理解,所以能从人类历史上划时代的伟大思想中获得“全能的智慧”。自诞生之日起,中国共产党就以坚定的立场秉持这一科学理论的武器,推动中国历史走向千年未有之变局,并在伟大的实践中不断发展马克思主义。

  因为信奉,所以能在90年岁月里坚守“根本性的指针”。自诞生之日起,中国共产党就以高度的自觉肩负起民族独立与国家富强的使命,并将为大多数人谋幸福的信仰,化作顽强的精神信念。

  环顾全球,世界上很少有哪个政党像中国共产党这样,在理论上鲜明提出、在实践中明确要求以人民利益为出发点和落脚点。从“共产党是为民族、为人民谋利益的政党,它本身决无私利可图”到“一切以人民利益作为每一个党员的最高准绳”,从“实现、维护和发展人民群众的利益,始终是我们最大最重要的政治”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回顾90年奋进历程,始终铭刻于鲜红党旗的“人民利益”,体现了一个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政治信念,是我们党最为根本的政治优势。

  环顾全球,世界上很少有哪个政党像中国共产党这样,把公而忘私、奉献牺牲作为对党员的基本道德要求,更少有哪个政党对党员进行持续不断的党性教育。从江竹筠到董存瑞,从张思德到雷锋,从焦裕禄到杨善洲,从邓稼先到袁隆平……在国家独立、人民解放的浴血斗争中,在民族振兴、国家富强的艰辛探索中,始终有共产党员为了信念不畏牺牲,危急关头挺身而出,艰苦岁月默默奉献,为国为民披肝沥胆。回顾90年奋进历程,始终为人民而奋斗的奉献精神,体现了一个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政治品格,是我们党最可宝贵的思想财富。

62年前,司徒雷登总结国民党失败原因时这样分析:“共产党之所以成功,在很多程度上是由于其成员对它的事业抱有无私的献身精神。”

  2011年,走进地震灾区的外国友人面对令人震撼的“汶川奇迹”这样感慨:“有一条‘经’我们很难取走——你们有这么多勇于献身的中共党员。”

  一切历史最终都是思想史。中国共产党人的这种信仰以及由信仰衍生的伟大精神,既不只是出自痛恨资本主义的道德义愤,也不只是源于向往共产主义的善良愿望,而是基于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科学认识。让每一个人都能得到发展,社会才能真正走向繁荣,这是震古烁今的人间正道,是颠扑不破的永恒真理。它告诉我们:选择为人民而奋斗,它的生命必将永恒,它的事业必将长存。

  (七)一个政党信仰的生命力,体现在走向大地的实践中。正如邓小平指出的“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是中国革命胜利的一种精神动力”。

  曾经有人预言:中国永远摆脱不了一个不堪负担的压力,即庞大的人口,中共也无能为力。曾经有人评断:中国共产党军事上可以打100分,政治上可以打80分,经济上却只能是零分。曾经有人宣称:中国要改革开放,让一个人口众多的民族在极短时间内来个180度大转弯,就如同让航空母舰在硬币上转圈。

  然而,在中国共产党的带领下,新中国用无可争议的事实击碎了这些“预言”。今天,那些提出“给中国共产党打一个高分”的人,那些惊诧“地球上最大的政治奇迹”的人,那些赞叹“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经济革命的主角”的人,不得不正视信仰的巨大力量。

  作为人类全部实践的动机与目的,对个人言,信仰构成个人行为的支柱;对民族言,信仰构成凝聚民心的精神;对国家言,信仰构成国家意志的核心。一个人不能没有信仰,没有信仰的人等于没有灵魂;一个民族不能没有信仰,没有信仰的民族如同一盘散沙;一个国家不能没有信仰,没有信仰的国家不会自主强大。

  回望百年中国史,几代共产党人的革命和探索,其意义不仅在于完成了救亡图存、国家富强的历史使命,更在于它用“信仰”的旗帜将中华民族空前地组织起来,为后来中国一切发展奠定了社会基础。美国著名学者费正清由此赞叹:历史上没有其他集团能够将亿万中国人民团结成一个政治单位;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团结,是现代人类最伟大的成就之一。

  这确实是最伟大的成就。从封建专制到人民民主,从一盘散沙到团结和谐,从四分五裂到统一强大,从封闭愚昧到自信开放,从温饱不足到总体小康,从备受欺凌到重返世界舞台中央……中国共产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前所未有地将中华民族团结成一个整体。人民共和国的旗帜下,中国从五千年王朝之“天下”,成为亿万人民之“国家”。在传统的文化认同之外,这个新型的人民共和国有了强烈的社会认同、鲜明的制度认同,这才有了亿万中国人民危难艰险之中救国的奉献和牺牲,一穷二白之上建国的探索和激情,遭遇困境之后强国的勇气和智慧,由此造就了激荡人心的历史进步、波澜壮阔的现代转型、震古烁今的发展传奇。

  凭借这种信仰,90年沧桑巨变,中国经历了最广泛最深刻的社会变革,实现了从悲惨境遇走向光明前途的历史转变,一切正如毛泽东所指出的:“这是一个绝大的变化,这是自有世界历史和中国历史以来无可比拟的大变化。”

  (八)1921—2011。90年风雷激荡的伟大历程证明,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是在信念的旗帜下英勇无畏的奋斗史,是领导全党同志和全国各族人民不断为实现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国家富强、人民幸福而不懈奋斗的历史。这90年,中国共产党紧紧依靠和紧密团结全国各族人民,建立了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确立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三件大事,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人民的前途命运,决定了中国历史的发展方向,在世界上产生了深刻而广泛的影响。

  1921—2011。90年跌宕起伏的伟大历程证明,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是在信念的旗帜下一往无前的探索史,是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实际和时代特征相结合、不断探索适合中国国情发展道路的历史。这90年,从领导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为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奠定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到确定改革开放这一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引领中国人民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广阔道路,迎来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两次革命,变革之广泛,影响之巨大,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绝无仅有,最终使一个经济文化落后的国家走向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1921—2011。90年风雨兼程的伟大历程证明,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是在信念的旗帜下百折不挠的精神史,是在走向复兴的征程中感召团结中国人民生死与共、始终相随的历史。这90年,我们经历了大革命失败后的血雨腥风,遭遇过第五次反“围剿”失利的被动局面,一批批共产党人“揩干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的尸体”,舍生忘死、前赴后继。我们度过国民经济最为困难的3年,走过“大跃进”的急躁与“十年内乱”的浩劫,却能以巨大的政治勇气,开启改革开放的大幕。我们亲历政治风波的考验,直面苏东解体的冲击,面对“红旗还能打多久”的追问,仍然坚定地走出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任何政党的兴衰存亡,归根结底取决于它在推动历史前进中的作用,取决于人民群众对这种作用的认可程度。“最后一口粮,做的是军粮;最后一块布,做的是军装;最后一个儿子啊,送到了部队上。”这首当年的歌谣,连同如林的担架、如流的推车,一起见证了亿万人民是如何一心跟着共产党,铸就了民族的新生、国家的新生。

  什么是民心?这就是民心。什么是人民的选择?这就是人民的选择。

  “我们党之所以能够成为领导中国革命、建设、改革事业的核心力量,之所以能够承担起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历史重托,之所以能够在剧烈变动的国际国内环境中始终立于不败之地,根本原因是我们党始终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始终高度重视并不断保持和发展自己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先进性。”胡锦涛总书记的重要论断,是我们党对历史经验的深刻总结。

  历史为证,中国共产党人是用马克思主义武装起来的觉悟者,是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的创新者,是“为人民而奋斗”信念的践行者。

  (九)90年过去,一切都是新的。

  石库门—天安门,空间距离1000多公里。在不远的空间里,历经多少艰难曲折,但终于洞开了一个古老民族走向世界的大门,开辟了一个国家走向复兴的道路。

  烟雨小船—巍巍巨轮,时间跨度90个春秋。在不长的时间里,穿越多少急流险滩,但终于铸就一艘驶向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巨轮,在汇入世界文明潮流的追赶与超越中昂首前行。

  2011,这个特殊的年份里,一支支追寻的队伍行走在中华大地。红色中国的源点,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旧址,昔日法租界的石库门,被不同年龄、不同经历的人们一次次踏访。90年前那条由外国人命名的“望志路”,早已更名为中国人的“兴业路”。

  从“望志”到“兴业”,一个政党90年的奋斗与探索。在信仰的旗帜下,那个伟大的声音如同历史的旁白——

  “我们的事业并不显赫一时,但将永远存在。”

(据《人民日报》)

 

 

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下)

选择,奋斗在复兴的征程上

任仲平

 

  (一)时间的意义,远不能用长度来衡量。

  在中国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90年约等于两个“文景之治”、四个“贞观之治”,或相当于一个三国争雄的时间跨度。而在近代以来的世界风云激荡中,90年浓缩了若干大国荣辱浮沉的兴衰、新兴国家举世瞩目的崛起。

  1921-2011。从开天辟地的伟大瞬间,到走向复兴的伟大道路,在百年中国奔腾不息的长河里,我们看到了什么?

  如果只看结果,不看过程,近一个世纪来中国所经历的一切,更像是一个难以置信的“意外”。

  一个四分五裂、战乱频仍的国家,何以在28年里从饥饿、混乱和死亡的边缘,走向独立、自由、民主、统一和富强?一个从一穷二白的基础上起步、长期面对封锁的国家,何以“在30年间取得了旧中国几百年、几千年所没有取得过的进步”?一个曾经将计划经济作为基本特征之一的社会主义国家,何以在实行市场经济体制之后,取得比许多资本主义国家更突出的成就?

  如果只见其表,不究其里,中国共产党90年来走过的道路,更像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传奇”。

  这个初创时只有50多名党员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何以能在无产阶级只占人口的少数、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异常强大的国家取得执政地位?这个缺少社会主义建设经验、屡遭挫折、犯过错误的政党,何以在60多年的执政生涯中,始终获得人民的支持和信任?这个有着8000多万党员的大党,何以能经受起长期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和外部环境考验?

  将这两幅画满问号的图景叠合,中华民族近百年错综复杂、起伏跌宕的历史脉络便会格外清晰——

  现代中国谜一般的复兴,始终与中国共产党由小到大、由弱到强、从幼稚到成熟、从九死一生到坚如磐石的历程紧密相连,始终与中国共产党人最核心的价值选择紧密相连。

  (二)该如何看中国共产党这90年?

  毫无疑问,伴随着中国的崛起,今天的中国共产党已经成为世界关注的一个焦点,对它的钦佩、赞誉、惊叹固然不胜枚举,对它的怀疑、担忧、攻击也时有耳闻。即便在中国国内,社会巨大的变革以及伴随发展产生的各种问题,也会使一些人滋生不满。但是有一点,却是任何人都不能否认的客观事实,那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在这90年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大变化;有一点也可以绝对肯定,那就是面对20世纪初山河破碎民不聊生的中国,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想到,90年后,它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文化的差异、体制的差异、意识形态的差异、认识程度的差异,让人们对这90年中发生的一切,可以有也确实有千差万别的解读。但无论站在怎样的立场和视角,都会认同这样的判断——

  现代中国重返世界舞台中央的历程,是一部辉煌的史诗。这部史诗涵盖了一个民族刻骨铭心的磨难与觉醒,一个政党矢志不移的奋斗与探索,一个国家波澜壮阔的崛起与进步。在这90年里,中国社会所发生的变革、中国人民命运所发生的变化,其广度和深度,其政治影响和社会意义,在人类历史上十分罕见。

  作为一个被称为“卓有成效地创造了一种发展模式”的政党,一个被认定“提供了另一个政治制度选项”的政党,一个被赞誉“对世界经济发展和人类文明进步作出贡献”的政党,我们该怎样看待这90年彪炳史册的伟业,怎样看待这90年不同寻常的选择?

  从理论上看,造就这一史诗的思想基础是马克思主义,是信仰的旗帜指引着我们党始终成为领导中国社会发展进步的核心力量。90年岁月,正是依靠科学理论的引领,我们党才能不断开创马克思主义新境界,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局面,开创人类文明发展新道路。

  从实践上看,书写这一史诗的现实主体是中国人民,是人民的力量推动着中国社会永不停歇的进步。90年岁月,正是紧紧依靠人民,我们党才能引领中国社会,不可逆转地结束了近代以来中国内忧外患交织、几近亡国灭种的悲惨境遇,不可阻挡地开启了中华民族不断发展壮大、走向伟大复兴的历史征程。

  对于中国共产党而言,这是我们总结这90年艰辛探索的历史结论:选择了什么样的信仰,就选择了什么样的道路。没有始终如一的坚定选择,没有来自于人民、植根于人民、服务于人民的坚定信念,就不可能于无光的暗夜中开辟出一条崭新的道路,就不可能创造与过去5000年全然不同的历史,就不可能把中国人民的自由幸福推向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对于更多人而言,这是解读共产党90年激流勇进的历史视角:离开“人民”这一核心价值去理解中国共产党的成功,便无法洞察包含在“历史意外”之中的逻辑,无法把握蕴藏在“中国传奇”背后的力量,无法读懂“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的奥秘。

  (三)“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中国五千年的历史,绝大多数都写着人民的苦难。所谓太平盛世,也不过是王朝更替的短暂间歇。

  英国元帅蒙哥马利1960年访问中国后这样说:“毛泽东的哲学非常简单,就是人民起决定作用。”

  循着这个逻辑,我们可以看到,面对长夜漫漫的旧中国,中国共产党为什么会以解民倒悬的使命感,坚定不移地选择马克思主义。走进工农大众,感受他们的疾苦,探寻他们的意愿,倾听他们的呼声,最终得出这样的结论:只有发动一场彻底的反帝反封建的人民革命,中国的未来才有希望。

  循着这个逻辑,我们可以看到,面对满目萧疏的中华大地,中国共产党为什么会以只争朝夕的紧迫感重整山河。为了一个繁荣昌盛的新中国,为了四万万五千万同胞的幸福,为了“以一个具有高度文化的民族出现于世界”,我们党带领人民满怀激情地掀起社会主义建设的高潮。

  循着这个逻辑,我们可以看到,面对十年内乱造成的严重局势,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以巨大的政治勇气和理论勇气,毅然作出把党和国家工作中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实行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使党和国家从危难中奋起,极大地推进了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航程,为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基础。

  从推翻“三座大山”,建立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中国,到确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建立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再到实行改革开放,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每一个历史时期,每一个发展阶段,我们党都将决策的出发点立足于人民;每一个危急时刻,每一个转折关头,中国人民都将自己的力量凝聚于党。

  这就是为什么1949年在政协第一次全体会议上,面对西方“中国将永远是天下大乱”的预言,毛泽东会有如此豪迈的自信:“诸位代表先生们,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感觉,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将写在人类的历史上。”

  (四)这确是一段人类社会上绝无仅有的历史。

  在中国,从来不缺少智识卓越的精英,不缺少宏图大略的豪雄。梁启超以他“如山石崩裂,似岩浆喷涌”的雄文,征服了一代青年,却认定中国经济落后,大多数人民无知识,“绝对不能建设劳动阶级的国家”。袁世凯以他的权谋窃取了辛亥革命的果实,留下了悖逆时代潮流的千古骂名。伟大的先行者孙中山虽发出振聋发聩的“三民主义”呐喊,却终因历史的局限而大业未竟、壮志难酬。只有共产党人,不仅坚定地选择站在人民一边,更以90年始终如一的伟大实践,将人民这块“造屋者抛弃的石头”变成自己所构建的“房屋之柱石”。人民共和国的大厦,因这柱石而巍然挺立;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因这柱石而基业长青;中华民族的复兴梦想,因这柱石而呈现曙光。

  从1840到1949、从1949到2049,中华民族贯穿两个百年的历史命题,前为救亡,后为复兴。“中国向何处去”的时代问题,则贯穿这前一百年,开启这后一百年。这是决定中华民族与中国人民前途命运的重大问题,也是考验一个政党理论勇气和实践能力的重大问题。中国共产党这90年对中国人民最大的贡献,就是圆满地回答了“向何处去”的问题,彻底改变了占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命运。

  今天,这条道路的正确性已毋庸置疑。这个曾经连铁钉和火柴都要进口的国家,仅仅用了10多年,就初步搭建起自己的现代工业体系;仅仅用了30多年,就走过了其他国家百余年走过的现代化历程,将一个贫穷落后的中国,送到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位置。就在最近15年,中国从绝对贫困中解脱出来的人口,便超过全欧洲在整个20世纪的相应数字。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即便是最极端的挑剔者,最苛刻的批判者,也不得不承认社会主义中国推动了“人类历史上影响最大的革命”。然而,在辉煌和成就面前,我们更需对90年历程有清醒的认识、深入的思考——

  我们党的根基在人民、血脉在人民、力量在人民,“人民”是中国共产党最核心的价值,这是90年发展历程的深刻总结,是我们区别其他一切政党的根本特征。在不断推进的历史征程上,在从革命到执政的重大转变中,在地位、环境、任务不断变化的巨大考验下,我们党“人民至上”的理念应当如何保持、如何发展、如何弘扬?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政党,该以怎样的政治品格、政治勇气、政治智慧,才能始终不负人民重托,始终立于不败之地,始终引领中国进步?

只有善于从历史中寻找永恒的人,才能获得走向未来的智慧。

  (五)在谈到历史与逻辑的一致时,恩格斯指出“历史从哪里开始,思想的进程也应当从哪里开始”。

  90年前,中国共产党年轻的创立者们在各种思潮中选择了马克思主义,但如何在一个落后的东方大国进行无产阶级革命,取得革命胜利后如何建设社会主义,建成国家后如何走向现代化,马克思著作里没有既定答案,人类发展中没有现成经验。历史的进程并非从“思想”开始,如果没有超越“本本”的理论勇气,没有结合国情的主动探索、没有解放思想的理论创新,就不可能有近代以来中国社会的发展进步。

  “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进,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就要亡党亡国”。在中国共产党人眼里,马克思主义不仅是哲学,更是可以运用于实践的武器。只有正确运用于实践并在实践中不断发展,它才具有强大的生命力。

  从毛泽东思想到邓小平理论,从“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到科学发展观等重大战略思想,一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就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就是用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不断推进革命、建设和改革事业发展的历史。解放思想,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革命建设、治国理政的重要经验,也是我们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中总结出的精神财富。

“理论在一个国家实现的程度,总是决定于理论满足这个国家的需要的程度。”90年来,共产党人不仅找到了理论,更找到了方法。当社会主义加上“中国特色”的定语,普遍规律融入现实选择,在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低潮写下宝贵的“中国模式”;当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成为一个有机体,政府和市场两种手段配置资源,在世界经济的低谷写下傲人的“中国答卷”;当社会主义遭遇全球化的挑战与冲击,独立自主与改革开放结合,为21世纪的世界提供撼人的“中国猜想”,我们能够看到中国共产党“解放思想”的政治品格。

  这是90年发展历程的重要启示:坚持解放思想,才能让我们党在历史的进程中不断实现人民利益。

  (六)马克思说过,如果斗争是在极顺利的成功机会的条件下才着手进行,那么创造世界历史未免就太容易了。

  回首90年历程,中国共产党创造的业绩之所以震古烁今,正是因为这个伟大历程并非一帆风顺,而常有危难之际的绝处逢生,挫折之后的毅然奋起,磨难面前的百折不挠。实事求是的政治勇气,不仅锻造了一个政党的自我修复能力,更成为它始终活跃在历史舞台的决定性因素。

  以这样的视角观照90年历程,“实事求是”四个字的背后,蕴藏着太多历史风云和时代纠葛。从这90年的历史中,当然要看到我们党所创造的辉煌成就、所建立的不朽功勋、所取得的成功经验,也要看到在探索的道路上,我们党所经历的挫折、所付出的代价、所造成的失误,更要看到我们党纠正错误的勇气、坚持真理的决心、走出挫折的力量。

  民主革命时期的两次失败,新中国成立后的两大失误,党和国家几度面临生死存亡。但每当这样的生死关头,无论是遵义会议还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党总能直面错误,承担责任,拨乱反正,力挽狂澜。对大革命失败的反思,催生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战略思想;对“大跃进”错误的总结,凝结成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宝贵经验;对“文化大革命”的彻底否定,打开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局面。

  对于中国共产党而言,“实事求是”从来就不是一个抽象空洞的哲学命题,而是解决现实问题的强大武器。在90年历程中,中国共产党就是用实事求是这把钥匙,打开了中国历史发展的一个又一个关键节点,开启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一个又一个新境界。

  面对90年发展进步的历史,有学者指出,中国共产党有一种“内在抗体”,总是能够战胜各种“致命病毒”。实事求是,正是中国共产党不断发展壮大的内生力量。

  这是90年发展历程的重要启示:坚持实事求是,才能让我们党在历史的进程中不断维护人民利益。

  (七)回顾《共产党宣言》发表以来的历史,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发展历程,有许多成功经验,也有不少深刻教训,一些历史悠久的政党黯然退出执政舞台。中国共产党究竟有什么样的政治智慧,使它能经得住岁月的淘漉、历史的考验?

  从浴血奋斗闯出一条“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革命之路,到自力更生铺就一条社会主义建设之路,再到矢志创新开启一条改革开放之路,中国共产党这份90年答卷上,有一个极其重要的关键词“与时俱进”。正确判断时代特征,准确把握发展趋势,科学制定目标任务,始终坚持与时俱进,这是关系到马克思主义政党前途命运的重大问题,也是衡量马克思主义政党先进性的重要根据。

  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怎样对待马克思主义,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发展,回望90年漫漫征程,一代代共产党人科学判断不同时代、不同历史阶段的世情、国情、党情,积极回应实践提出的新课题,不断探索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和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确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为党和人民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经受风险考验,战胜艰难险阻,创造更加美好幸福的生活,提供了根本保证。党以其与时俱进的努力不断革故鼎新,坚持用时代发展的要求审视自己,以改革创新精神加强完善自己,不断提高党的建设科学化水平,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不可替代的领导核心。

  “勇于变革、勇于创新,永不僵化、永不停滞”,这样的告诫时刻萦绕在共产党人的耳畔。德国学者托马斯·迈尔认为,正是中国共产党内部的创新因素,进一步提高了中国共产党的执政能力、政治能力。

  这是90年发展历程的重要启示:坚持与时俱进,才能让我们党在历史的进程中不断发展人民利益。

  (八)解放思想的政治品格、实事求是的政治勇气、与时俱进的政治智慧,90年风雨砥砺,我们可以看到这些政党特质是如何决定了中国共产党的命运,只有解放思想实现人民利益,实事求是维护人民利益,与时俱进发展人民利益,我们党才能在90年举世瞩目的奋进中创造奇迹、写下辉煌。

  纵览90年征程,如果要从历史中得出一个结论,那么最根本一条就是“实现人民利益”。正如胡锦涛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85周年大会上深刻总结的:我们党进行的一切探索,归根到底都是为了人民利益。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进行改革开放,都是为了顺应人民意愿、实现人民利益。现在,我们提出坚持以人为本、实现科学发展、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创新型国家。所有这些,同样是为了顺应人民意愿、实现人民利益。

  正是因为适应时代发展新要求、顺应人民群众新期待,今日之中国将“民生”视为最大的政治,将“共享”视为最基本的发展思路,将“以人为本”作为最核心的治国理念。从人道到人权、从福利到权利,发展人民利益被赋予新的时代内涵;从物质到精神、从生存到发展,保障人民权益拓展出广阔外延。在改革发展进入攻坚阶段的关键时期,我们党认真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全力解决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尽管在剧烈的社会变革中矛盾还会存在、挑战依然严峻,但共享经济成果、发展政治权利、繁荣文化事业、加快社会建设的“十二五”蓝图,让人民看到了党和政府攻坚克难的决心信心,看到了社会主义中国更加美好的前景。

  “政治既是力量的结合,也是人心的团结;人心为体,力量为用”。得民心者得天下,只有深刻认识人民创造历史的伟力,真诚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始终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我们党才能始终得到人民群众的信任和拥护,始终保持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先进性,始终成为引领中国社会发展进步的核心力量。

  这是历史的结论,是一个马克思主义政党须臾不可忘却的信仰。

  (九)中国的崛起发生在我们的有生之年,这是我们这一代共产党人的幸运。

  近年来,一些外国学者在重新研读马克思后指出,在旧的共产国际、苏联解体之后,我们需要一个新的社会制度理想。而中国,提供了这个可能。

  90年奋斗,几代共产党人的艰辛探索开辟了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提供了一个新型社会制度的发展模式,为人类社会贡献了一种崭新的选择。在走向未来的漫漫征程上,面对风云变幻的国际形势,面对繁重艰巨的发展任务,捍卫这一“制度理想”还需我们付出百倍的勇气。

  我们固然要看到,欧美发达国家用了将近300年,才使10亿左右人口进入工业社会;中国仅用了60年,就将13亿人带入工业社会,创造了人类发展史上的传奇。

  我们更要看到,在人类现代化的进程中,还没有哪一个国家,要把如此庞大的人口带入现代化。即使把目前世界上全部发达国家的人口加总,也没超过中国13亿人口的总数。

  这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挑战,也是社会主义中国前所未有的机遇。到我们党成立一百年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新中国成立一百年时基本实现现代化,向着这个目标,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作为一个世界上最大发展中国家的执政党,作为一个五千年文明古国现代化的领导者,作为一段90年辉煌历史的创造者,我们必须时刻谨记为人民而奋斗的崇高理想,只有自强不息才能把握命运,只有与时俱进才能跟上时代,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强国富民,只有艰苦奋斗才能成就伟业。

  (十)90年过去,一切都成为历史。

  与五千年的深厚历史相比,90年只是一段短暂的光阴。然而沿着人民当家作主的方向,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前途已不再只是梦想。

  “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

  我们曾经离它如此之远。我们从未离它如此之近。

(据《人民日报》)